人生新伴侶 生活新希望

余萍

余萍

最美人間四月天,陽光輕灑,微風淺唱,小鳥們此起彼伏的和鳴,狗兒們或遠或近的呼朋喚友,婦女們閒話家常,男人們高談闊論,各種聲音交織在一起,彷彿悠揚的交響樂,穿過窗戶,飄進我第三只耳朵裡,每一個細節都分外清晰,每一個頻率都心曠神怡,這些平常人們司空見慣的生活小片段卻讓我覺得彌足珍貴,只有經歷了失去的痛苦,才能感受到失而復得的可貴。我的思緒飄飄悠悠回到了多年前…。

二十三年前,我還是個天真爛漫的少女,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給我的人生留下了深深的遺憾,由於使用了耳毒性藥物,使原本完好的聽力受到了折損,很長一段時間憂愁和失望包圍著我,令人窒息,雖然使用了助聽器,但聽力上的缺陷還是顯而易見,遮掩不了,逃避不開。這團陰影時常襲擊著我脆弱的神經,正當我小心謹慎的應付著工作和生活,接二連三的聽力突降又一浪高過一浪的襲來,聽不到兒子稚嫩的呼喚,聽不到母親傷心的哭泣,聽不到同事們深深的惋惜,我甚至聽不到大貨車的轟鳴聲,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出紙筆告訴別人:“抱歉,請寫下你要對我說的話!”人生真是瞬息萬變,什麼躊躇滿志,什麼理想抱負,該都離我遠去了吧,跌入了人生的谷底,連井口都找不到,怎麼辦?

人們常說“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總會為你打開一扇窗”,杭州惠耳聽力的王永華教授就是為我找到窗戶的人。每次當我聽力下降,求醫無門的時候,他總是彷彿神兵天降,一次又一次給我指明方向,似乎在他智慧的大腦裡沒有什麼過不去的檻,第一次勸我放下心理包袱帶上助聽器,第二次勸我放棄對美觀的偏執,及時更換大功率助聽器,第三次是勸我當機立斷,遠赴臺灣儘快植入人工電子耳蝸,他向我極力推薦了臺灣耳科名醫陳光超主任。

第一次見陳主任是一個寒風凜冽的冬日,他卻穿著筆挺的西裝,給我一個親切的微笑,舉手投足自有一種從容不迫,問診時客觀嚴謹的思維,深厚的醫學功底,不知不覺在我心目中建立起一種信任,仿佛日夜在黑暗中匍匐的人看到了那麼一星半點的燈光,雖然還挺飄搖但已足夠給我前進的力量。在臺灣短短一周的求醫時間,無論是主刀醫生陳主任還是其他醫護人員,都盡心盡力的為我檢查、治療。最讓我感動的是手術當晚過了11 點,陳主任不顧白天手術的辛苦疲倦,前來病房查房,觀察我的術後狀況,看到我一切平穩他才安心的離開,其敬業精神真讓人嘆服!

術後第二天,我迎來了人生新“伴侶”— 科利耳N5 體外機。這是一個外觀小巧玲瓏內部卻巧奪天工的裝置,功能異常強大,通過它精准有效的輔助,使原本偃旗息鼓的聽覺通路得以重建,久違了多日的聲音又開始飄進了我的腦海中。雖然起步階段有個彼此適應的過程,但是很快你就會發現有了它的幫助人生是多麼美妙,色彩斑斕、明亮鮮豔的生活又重新為你開啟。

身處這個時代的我是不幸的,也是幸運的。人生挫折雖難以避免,我們除了自強不息的精神去抗爭,還有日新月異的高新科技這一新助力。感謝在我受困掙扎中所有幫助我、指點我、拯救我的人們。慶幸生活在海峽兩岸結束對抗,友好往來的今天,期盼海峽兩岸能妥善處理分歧和異議,共同繁榮與進步,這最終造福的必將是兩岸人民和整個中華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