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開霧散

采依(采依媽媽撰稿)

采依

采依

2014年11月寶貝女兒小依誕生、來到這個繽紛多采的世界,懷抱著嬌小可愛的她,心中的喜悅不亞於初為人母的驚喜,對於孩子的未來父母總有無限的期許,隨著小依滿月、長牙、跨出人生的第一步,爸媽卻突然發現她好像還沒開口喊過「爸爸」、「媽媽」,粗心的我們這才驚覺似乎忽略最重要的事。

2016年開始為小依安排許多的檢查:聽力測驗、腦幹檢查、內視鏡、抽血、核磁造影…,醫院、保母家、住家、工作場所來回奔波,千篇一律的應答:「新生兒聽力篩檢有通過嗎?」「有的,有時叫妹妹她正好有轉頭,便誤以為她有聽到,所以我們才忘記繼續觀察她。」「哥哥的聽力呢?跟哥哥的互動如何?」「哥哥的聽力目前是正常的,兩個人會玩在一塊且互動親密,哥哥或我們逗妹妹笑時也有反應。」一切的說詞只是再三提醒我們父母的失責。經驗豐富的長庚醫院吳哲民醫生翻閱小依的診斷資料後,便告訴我們要加緊治療的腳步,申請補助的相關流程跑完後緊接著便是排定開刀時間,最後的鑑定結果將媽媽的一線希望全部打碎。

『小依的世界是1900年的默劇,也是一張張彩色照片。主角人物的台詞任憑她小腦袋瓜的猜想、編造。她是她的世界的編劇,也是最有童心的作家,每一次的新作品足以賺人熱淚。』---寫於爸爸的臉書。

頂著太陽,一步一跛走向區公所,領著小依的身障申請表,點滴微酸。『唉!這孩子...』看著申請表無法言語。申請補助的手續繁雜、耗時,要跑區公所社會課、勞保局和國稅局,準備諸多資料,但時間、金錢在做父母的眼裡沒有比能聽到小依說話還來得迫切。終於政府補助的30萬及長庚醫院的補助申請都通過了,接下來便是排定手術時間。

2016年8月底,終於到了開刀時刻,爸爸一早隻身到醫院交班,早晨的長庚醫院格外清爽有朝氣。「你來的剛好!」丈母娘一夜未眠,小依手背插著軟針、哭鬧徹夜不休。「媽!你趕快休息!我和護理師推妹妹去開刀。」經過一晚吵鬧小依略顯疲憊,我身穿隔離衣與她玩起小指頭遊戲,消磨剩餘等待。

「妹妹乖喔!」麻醉師邊哄邊注入麻藥。小依緊緊抱著我,像個戰士直至關頭仍不願妥協。片刻,她安靜地趴在我身上,唯一打破我的冷靜是眼前的朦朧。一年多前看著她滿是鮮血來到世上,一年後親自抱著癱軟的她到手術台上,儘管揪心。其實小依不用動刀也能活得健康、開心。孩子!請原諒爸媽的私心。

終於要出院了!算算小依在醫院也待了整整一個星期。最難熬的還是那揪心五小時的手術。感謝丈母娘、曉慧阿姨、舅舅的大力幫忙,繆力完成這場爆肝的照顧接力賽。也感謝政府社會局及長庚醫院提供的補助、吳哲民醫生、護士們、各界親戚、朋友、工作上的長官與同事,給予爸媽的關心、諒解與協助,大家的幫忙讓我們倆點滴在心,人事已盡,剩下的就交給天吧!

采依

9月時小依幸運的排進了婦聯聽障文教基金會的早療課程,剛開始上課時,配合度低又不受教,再加上媽媽工作完回家常覺得疲累,提不起勁教小依複習課程,心裡抗拒相信她是聽損兒,其實媽媽也知道起步越是緩慢,對她的影響越大。透過婦聯會的卓麗文老師教導、吳佩珊社工不斷的督促,也感謝婦聯聽障家長會安排許多精彩講座,邀請聽障者親身經驗分享,讓爸媽獲益良多。

11月中小依得到科林助聽器公司贈送的15堂聽語課(在長庚開電子耳贈送10堂、在科林助聽器門市購買助聽器贈送5堂),經過魏老師、爸媽點滴的努力和持續的累積,小依開始發出「ㄇㄚ」、「ㄅㄚ」的音囉!此舉讓爸爸在心裡狂喜的撒花、轉圈圈,興奮不已。

2017年2月回長庚複診時,小依對吳醫生說了「掰掰~」,這一聲讓醫生龍心大悅,忍不住把這小人影拍了下來,照片被刊登在林口長庚人工電子耳-人工耳蝸家族的臉書網頁內,這小小的成果來自大大的努力,照片中迷你寶、爸爸和阿嬤都笑得燦爛。

有時聚會聊天總會有朋友關心小依的近況,開電子耳是否能順利聽說。只能說「聽」對於聽損兒不是天生的,不是一種自然而然就能學習,而是要靠外界(父母、親戚、老師等)不厭其煩地主動輸入才行。雖然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但相信在爸媽的堅持下,好還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