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自己

張家萍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 張家萍

中度聽損的我,一歲半時,在媽媽的堅持,和到處奔波尋找醫療補助之下,開始戴助聽器,上聽語復健的課程。儘管當時的口袋型助聽器並沒有現在的助聽器來得智慧數位化,卻幫助當時的我建立了紮實的聽語基礎。這都要感謝我的媽媽、姑姑不辭辛勞,帶我在台北、內湖二地往返上課。

在那個年代,大家對於聽力損失的概念一無所知,更不知道如何跟聽損者相處。所以,聽損者和同儕之間很難找到一個可循的相處模式。然而,高職生活對我來說,卻是一段美好學生時光。在同學眼中,我是一個樂觀陽光的女生(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這項的優點…),我和班上女同學們總是相處得非常開心,我們一起念書一起歡笑。求學期間,能找到知心,又能相扶相伴的好朋友,真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我學的是資料處理科,課業上,各科老師都很有耐心,我也慢慢地摸索出興趣並學習到專業的能力。在輔導室的介紹下,我認識了二位同科不同班的聽損同學,她們的聽損比我嚴重,我們有時會一起討論功課學業。她們極重度的聽損,使她們依賴讀唇的溝通方式,這讓我知道,這世上比我更嚴重的大有人在。相較之下,我的情況算是輕微的了。這讓當時的我學會了樂觀、豁達,也更有同理心。

我18歲踏入職場,工作上,我跟主管間難免會有些小磨擦,但很慶幸主管們對我非常地照顧體諒,我也常檢討反省自己。其實,當時我聽力狀況一直都落在聽力圖下面邊緣,在溝通上非常依賴讀唇的溝通方式,還好部門同事之間互相照顧,為我的工作環境,增添了許多的方便。五年前,我發現自己所佩戴的助聽器己無法支撐生活工作上的聽力負荷。跟家人溝通之下,我決定去振興醫院植入人工電子耳。在婦聯會接受聽語復健三個月,每週上課一次課,每天晚上接受妹妹精實的聽語訓練。也在謝老師的建議下,聽自己喜歡的音樂,幫助自己更為進步。雖然我有時候挫折感超重,但這樣訓練成果真的很棒,我每次上課都能感受到自己的進步。三個月的課程時間雖然短,但只要平常與身邊的人相處,就能爭取到許多練習溝通的機會。我也在家人的鼓勵支持下,參與了許多不同的生活體驗,日常生活一切漸入佳境。現在植入電子耳五年了,我在工作、生活上接聽電話有85%的準確率,家人同事朋友很明顯感受到,我的聽力準確度比以往好很多了。生活中,我慢慢地試著不再依賴讀唇,對尖銳頻率的語調,也能慢慢適應進步中。聽音樂時,我比以前更能享受旋律的美好。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 張家萍

「聽障」這二個字,對不同時期的我來說,是截然不同的心境。以前的我,是一個非常自卑超級沒自信的女孩,每天滿腦子充滿問號:為什麼我聽不清楚?為什麼大家都對我投以異樣眼光?很多很多的為什麼?在當時無法得到答案。過去,我總是很盡力地想要掩飾助聽器,但隨著年紀逐漸增長,日積月累的社會經驗,幫助我慢慢建立了自信。於是,我將長髮綁起馬尾,不再掩飾我的缺陷。當然,大家依舊投以注目禮,但我不為所動。因為我覺得那就是我自己,那是我對外重要溝通的連結。當然,這也是因為現在大家對於聽力障礙有更多的認識,更懂得去如何與聽損的人相處所致。朋友說,我裝電子耳之後展現的自信跟一般人沒兩樣。雖然,我不覺得自己多有自信,但期許自己能擁有最強大的勇氣和力量,在面對生活中一切挑戰時,都能輕鬆自在,如魚得水。更希望能以自己的例子,鼓舞聽損小朋友,不要害怕跌倒,因為在跌倒的教訓中,更能發現自己的不足,也更能展現自己最真的一面。

如果你/妳問我裝電子耳的成效有如何?我會回答:對我來說,是100%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