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時光

林育慈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 林育慈

時光飛逝,轉眼間從開刀至今將滿九年之久(97年9月)。想當初,一股腦兒什麼都不想就執意非開刀不可。儘管開刀費用所費不貲,申請補助程序過於繁鎖又費時,還有申請優先順序的資格需要篩選,再怎麼心急或迫切的需要,沒耐心也要有耐力的等到補助通過不可。很幸運的,我有足夠的條件在眾申請人當中名列前茅。

這些堅持的毅力、耐力及動力,都來自於為小孩負責的使命感。從第一個小孩開始,只有助聽器輔助搭配唇語,總是我說給小孩聽的狀態多於小孩說給我聽,要不然就是雞同鴨講,這樣親子之間的對話相對少之又少,總覺得錯過太多。

一直到有了第二個孩子,在無預警的情況下,聽力從90、95分貝掉到120分貝,跟全聾根本沒差別了,連助聽器的輔助上完全無效。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ㄧ整個無所適從!

在偶然的日子裡,因緣際會的因素讓我得知身邊的朋友植入了電子耳,在生活上獲得不少的助益,心裡就有一個「別人辦得到的事,我也可以」的聲音,而且認為與小孩之間的相處,除了陪伴,要維持良好親子之間的關係,「溝通」是一件不可或缺的橋樑,更不希望自己的不便造成小孩的困擾,也不願意利用「小孩當自己的耳朵」變相成孩子的負擔而拖累孩子,自覺身為人母一定要有為自己負責就是為孩子負責心態啊!

植入電子耳這麼多年來,生活環境有利於復健,加上愛講話、聊天的個性在復健之路可說是沒壓力且輕鬆愉快,更能與孩子暢所欲言,增加親子之間的甜蜜感,更重要的是,我還能透過電話與父母親聯繫,以前天馬行空的幻想,如果我聽的到,我就能⋯。沒想到電子耳在我身上發揮到讓人作夢都想不到的奇蹟。

第三個小孩的出生時的生產過程,讓我體驗到前兩胎所沒感受過的聲音,先是胎心音偵測器、醫生護士溫柔的打氣話語、產房內醫生護士聊天的內容、出力時護士在耳邊喊著加油詞,甚至小孩呱呱落地的哭聲,一切都是前所未有的體會。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 林育慈

如今,有了電子耳的加持,與小孩的溝通上更順暢,育嬰過程中有著咿咿啊啊及哭鬧的聲音,對我而言像是個美妙的樂曲啊!

植入電子耳,除了要有自己本身的意願,有了自己的堅持,愛自己的家人相對的也會支持(有會吵的小孩有糖吃的概念),自己有意願,自然歡喜做、甘願受!

決定開刀的大事,家人的支持真的很重要,有家人的一路相隨,再嚴謹的評估程序才能順利通過。術後復健,在我要開頻時,同是有植入電子耳的友人告訴我,要放低期望值才能接受剛開頻的聲音,當下我都把從沒聽過的聲音當作是個新鮮的事跡,當然也是有遇到挫折的時候,此時更是需要家人從旁協助、鼓勵,在遇到挫折時也不能放棄自己,放棄自己視同全世界都放棄自己。

時常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幸運的人,一路走來,除了家人的支持,還有許多貴人相助,一再的體會,一再的確信,是大家用愛與寬容成就了現在的我,真心感謝我的家人、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