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的人生才算精彩?

蔡如芬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 蔡如芬

告訴自己:“如果不堅强,没人會替你勇敢”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 蔡如芬

成功者永不放棄,放棄者永不成功。不一定成功,但我沒有放棄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 蔡如芬

去追才真的叫 喜歡。去做才真的叫 夢想。年輕,源於心中的率真活力。

怎樣的人生才算精彩?

是高潮迭起風波不斷?還是一帆風順事事順心?

25歲那年生第一胎時, 不明原因傷及聽神經,導致聽力受損, 這突如其來的聽力障礙, 導致與家人、朋友間的溝通遇到了許多困難。由於不是從小就聽損, 身旁沒有聽障朋友, 親友都不知如何和聽障者相處, 除了必須工作, 還要兼顧家庭, 照顧孩子, 一路走來, 工作壓力, 家庭壓力, 以及親友的疏離, 這些心路歷程總是自己一人承受著…

自從聽障後,工作上有著很多障礙。剛開始,戴著助聽器繼續從事著資訊管制專員/電腦採購專員的工作,後來,因聽力逐漸下降,怕聽錯電話內容影響公司業務,乃轉往個人生涯規劃的保險業務。工作8年期間一直擁有自信與好業績,得過很多獎項及出國旅遊機會。但沒想到聽力於1999年開始直線下降到幾乎聽不到,要靠筆談及讀唇的輔助才能與人溝通。曾經有一次,公司主任接到我客戶的電話,沒有接給我,直接搶走業務,同事當場告訴主任-"如芬在啊~",主任回:"她又聽不見!"…至此,助聽器的功能已無法輔助我與人們溝通更無法接聽電話,因此辭退了工作。在職涯領域裡,別人一直往前衝刺,而我因為聽力漸損,一直無法發揮所長。

43歲時成功地植入了人工電子耳。除了很高興又聽得到聲音,最令人欣慰的是找回與孩子的溝通與親情,也對人生重拾希望及信心。

開刀後還是需要工作, 利用離職準備動手術的那段時間到職訓局學習網頁設計、動畫及美編。當時坐在老師前面位置也只能聽到老師說話內容30%左右,其他都靠著自己對電腦軟體的熟悉度及不停盯著螢幕上老師示範的游標移動來學習,回家後再加上不停地反覆練習,並免費替餐廳及朋友做了許多網頁、網站,藉以磨練技術及增加作品數。在謀職的過程中,誠實告知自己有聽障問題,大多公司都沒有下文,最後只好輕描淡寫的將植入人工電子耳的經過簡單帶過,在面試過程中也還能應付自如。剛開始在網頁設計公司上班兩星期左右的一天,一如平常專注地工作,不知過了多久,抬頭後發現四周同事都不見了,那時真是吃驚又擔心,人都到哪去了?原來是臨時開會,通知開會者在後面的遠方叫大家開會。但當時只有我沒聽到而缺席,就這樣幾天後離開了那家公司。

經過不斷努力,憑著打不死蟑螂的韌性, 終於遇到願給我機會的公司,這是一家代理美國品牌家庭自動化產品的代理商,由我負責全公司的網站設置及網頁設計工作。當我拿著上面印著網頁設計師-蔡如芬的名片時,很滿足很開心地笑了…。

自從重度聽障後已經十幾年不再聽音樂,也只能藉著助聽器輔助聽見微弱聲音,在植入人工電子耳半年(2005年)後開始學習Flamenco(佛拉明哥).

所有的歌唱、音樂聲對電子耳來說都像鴨子叫。別人聽1、2遍音樂就可以聽懂的旋律節奏,我經常是要回家等沒人在家時,開大音響,仔細努力地聽個50遍以上!我常常問身旁的親友:『這音樂好聽嗎?』『他唱歌好聽嗎?』『你可以幫我聽一下老師教的這段腳步是從音樂的第幾分幾秒開始跳的?』 ;上課時踏出不同節奏聲音的常常是我,因為大家已經換跳第二段,而我因為沒聽到師令,還在踩第一段。

記得十多年前,第一次成果展要上台表演時, 所有人都有舞鞋、舞裙,只有我因為重度聽障後就不再聽音樂,害怕學不來而沒有買。第一支舞跳得很勉強。老師安排我站在最後一排最旁邊一個位置,那位置都已經碰到後面及旁邊的帷幕了,當時心裡浮起了一個念頭-“我一定要站到最前面去表演”。經過十年來不斷地學習、練習,現在常常應邀參加各種活動及比賽,得到好多獎狀及奬勵,同時也喜歡分享Flamenco舞的感動,在活動聚會表演完後,帶動全體觀眾一起舞動Flamenco,一起享受音樂舞蹈的歡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