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想要活下去的慾望很強烈,所以...

宇恩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宇恩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活潑開朗的女孩,在學習方面也是可以和同學並駕齊驅,因此在國中時課業一直是班排前5名。升上高中時,雖然課業比不上他人,但還是用樂觀的角度看待這件事,認為我只是遇到了更強勁的對手,所以我才會如此落後一截。然而在人際關係上,雖然沒有不錯的人際關係,但是有個不錯的閨密,我就是一直保持著樂觀的態度面對,我也是如此積極的向人宣傳樂觀精神,我的樂觀精神也被大多數人羨慕。可是這個優點卻成為了我的致命傷。憂鬱症寂靜無聲的敲上門。因為我只記得樂觀,卻拼命的抹煞負面情緒,不肯承認負面情緒的存在,一直壓抑著負面情緒,到最後面臨臨界點時,我選擇用了一個很極端的手段去紓壓,最後被醫生判定是得了憂鬱症。

而負面情緒究竟有哪些呢?有課業壓力,同儕壓力,家人關係的壓力,使得我一身背負著沉重的壓力往前走,卻忘記休息忘記補充體力,就這樣慢慢的累垮了自己。

課業壓力來自於當我給老師使用麥克風時,我卻無法跟上老師講解的速度,只能在課堂上看著隔壁桌同學畫重點接著自己跟著畫,這使我十分氣餒,因為我什麼都嘗試過了,換到第一排座位,請老師放慢速度,下課跟著老師的屁股走,請老師戴上麥克風預習課文內容等...所有我所想到的辦法都試過了,就是無法跟上老師的速度,結果都是靠著自習才來取得學分而成績始終無法如國中時一樣好,導致自己越來越自卑。只因為自己的好勝心,讓自己覺得沒辦法做的像常人般好,因此在課業方面壓力越來越大。

在人際關係上,在國中時,嚴重的被班上女生排擠,但幸運的是班上有2個同樣是聽障的男生願意接納我,所以國中3年總是跟他們膩在一起,但也因為他們,我認識了班上的聽人男生,跟他們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在課業上也是互相較量的對手,一起留下課後輔導加強課業,在體育課也是總是膩在一起打,所以國中跟他們在一起總是很開心,可是到了高中,我卻因為國中被女同學排擠霸凌的陰影,而導致我拒絕跟女同學有互動,雖然我沒辦法擁有眾多的朋友,但還是有2個閨蜜陪伴著我,雖然有時候會很羨慕一群同學在那打打鬧鬧的,當他們邀請我加入時,我卻害怕給他們添麻煩,所以總是默默的避開這類的活動。就這樣慢慢的讓同學覺得我是一個很內向、很安靜、不喜歡參與活動,總是沈浸在自己小世界裡的女孩。

在家人相處方面的壓力,正因為自己從小認為要乖要聽話,不要給父母添麻煩,要成為妹妹的好榜樣。導致我在各方面總是不願意向父母吐露心事更不願意求助,總是認為自己可以搞定好一切的,所以父母總是很開心的向親人訴說我家的姐姐一直都很乖很聽話也很孝順父母,總是會考慮到後果才決定要不要做,可是卻因此這個行為,導致我越來越不肯向父母訴苦。在課業的壓力、在同儕相處的壓力就這樣一直慢慢累積...最後如同火山一樣大爆發了。

我罹患了憂鬱症,而一開始我、朋友、老師以及父母對於這方面的疾病不了解。只看到我成績越來越差,開始整天嗜睡,體重下降,對於任何事情不再感到興趣,情緒低潮持續好一陣子,甚至沒有能力照顧好自己,而父母認為我只是禁不起考試的打擊而教導我要學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因此我一直以為我只是因為考不好而心情低潮,心裡就一直承受著這些龐大的壓力,導致出現自殘行為,而嚴重的是我開始想要自殺。

不被父母理解,朋友也只覺得我只是一時的情緒低落而已,最後自殘傾向越來越嚴重,甚至開始想要切割動脈血管,上網查詢各種自殺方式。當我意識到自己快要不行時,我卻沒有勇氣向父母求救,於是向老天爺做了一個賭注,如果我向她求助,卻又前提的告訴她,是以不能告訴家人的方式讓我好起來,而她做了一個超乎我想像的行為,她成了我的另一個避風港。因此在父母不知情的情況下就醫,最後被判定是憂鬱症時,也發現自己的行為越來越嚴重,不能只靠朋友以及她好起來。雖然我想要活下去,卻又深怕父母會生氣責備我,所以才一直不願意請他們陪同我就醫,所以拖到我快要崩潰時,才告知了父親,而父親什麼都沒說,而默默的幫我向學校請假了,帶我去另一家醫院就診,可是那個醫生跟我沒有醫生緣,所以病情一直持續惡化下去。父母不再逼我去上學,讓我出去走走出去跟朋友互動,而我其中一個朋友得知我有憂鬱症後,就帶我到處玩,我就漸漸的笑起來了,也慢慢的讓思緒穩定下來,最後打了一封簡訊給父母親。

我嘗試過吃藥自殺,一次吃了30顆成藥,只是睡大半天。想要吃安眠藥,上網查了要吃400片。想要跳樓,頭必須先著地否則會活更痛苦。想要給車子撞,撞了不見得會死。你們說的愛與責任,我早就努力承擔。從開始陷入低潮,到夜晚害怕,無法停止顫抖、哭泣 、恐懼而自殘,我在心裡有無數次拉扯與掙扎。想到親友 、愛人 ,我會猶豫、不捨。因此我還能滑滑手機看看新聞,早上努力起床上課,晚上努力抗拒失眠。我能夠撐過一個又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夜晚。一個又一個「只是」自殘的夜晚。

就是想到:不行,我不能讓愛我的人失望;不行,自殺是不負責任的逃避做法;不行,自殘只是討拍拍;不行,只是自己太大題小做;不行,爸媽會難過;不行,我以前學講話能撐過來所以現在也可以。在你們看不見的時刻,在你們能夠安穩睡去的時刻,在你們能夠開心正向地過日子的時刻。我在心裡可能正在用這些理由束縛住想要自殺的衝動。親友的愛再怎麼使人動搖,我再怎麼不願讓其他人掉淚。人生都是自己的,在抵抗低潮的時候,面對挫折的時候,即便跟朋友訴完苦發洩完心情,還是得獨自處理自己遇到的問題跟困難 。

我為他人堅持這麼久,但是掙扎跟痛苦都只有自己承受,已經撐不下去,靠這些微薄的信念無法堅持,才會選擇自殘。「不要讓愛妳的人們傷心。」對我而言,這個口號的盲點在於,沒有人可以要求一個人為了他人而使自己難過。自殘的時候,每一刀劃下去,流出來的血都是心中最大的恐懼,也同時在抵抗心中的害怕,也確認自己是活著。對於已經走到這個臨界點的我而言,每一句,妳爸媽怎麼辦妳的朋友會傷心,都是使我更加煩惱的責任與罪惡感,我因為一些責任才會陷入低潮,是太過在意還是想要逃避,我不知道...。責任的重量時常是壓著我喘不過氣,而無法處理生活衍生出的罪惡感,更是逼自己努力。一直陷入低潮的小空間,一直哭但不知道為什麼,好想一直不停放聲尖叫,把美工刀從抽屜拿出來,已經凌晨四點還睡不著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停止這樣」的恐懼和不安。對我來說,我想要解決的,是這些無止盡的絕望,自殺固然不是停止的方法,有可以讓我快速地停止悲傷的方法?當別人告訴我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我很想反問,你有方法讓我現在不要再崩潰哭下去了嗎?你有把我立刻拖出痛苦的能力嗎?沒有。以上是我心裡一直想說的話。謝謝您願意陪同我看醫生,我會慢慢的好起來的。』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宇恩

學校的特教老師提供許多管道給我,其中一個是臺北市政府衛生局社區心理衛生中心。在那裡我認識了陳心理治療師,她總是能看穿我的心事,然後用著溫柔的口氣告訴著我該怎麼做才好,原本一直不斷的想要尋死的我,因為陳治療師,我看見了一線希望。在她的治療之下,讓我印象深刻的,有2件事。她告訴我了一個方法,當自己發作時,慢慢的靜下心,問問自己「小鬱怎麼了?需要什麼幫助嘛?」然後再慢慢地去找出原因然後嘗試的去解決它;她同時也告訴我了一個觀念,當我們總是鼓勵對方說要勇敢的走出憂鬱症,其實這句話反而給了患者相當大的負擔。再者,為何要用走出來這個字眼呢?憂鬱症只是小鬱亂入,只是負面情緒過多而已,卻用走出來的這個字眼,感覺好像是在否定負面情緒的患者自己。應該是要說,學習與憂鬱症的自己共處。最後因為她的建議,轉到台北榮總接受更完整的治療。可是快要轉到榮總醫院時,我的病情惡化到吃藥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甚至開始用頭撞牆,咬自己的手,想盡辦法自殘,最後哭著求家人讓我拿刀自殘,最後送到醫院打鎮定劑。在半夜家人入睡時,我也曾經做出了一個很可怕的行為,拿刀準備刺向入睡的家人,在刺下去的那瞬間,我改變了刀向,刺傷了自己的大腿,因此不敢在夜晚時入睡,總是等白天到家人醒了,我才肯入睡。

到了掛榮總院號那天,醫生聽完我的敘述後建議我當天晚上入院,可是因為某些原因,我選擇隔天再入院。順利入榮總院時剛好是過年期間,罹患憂鬱症後一直關心陪伴我的朋友,我接受了他的告白與追求,住在桃園的他每天坐火車來醫院看我。本來失去相信他人的能力,因為他讓我慢慢學習信任他人,找回跟人相處的溫度。也因為他的溫柔,我改變自己完美主義的想法,不再一個人獨自扛下所有的事情,不再逼自己去做一些自己無法完成的事,也不再給自己過度的壓力。他教會了我︰「示弱也是需要勇敢的,當你自己需要幫助時,就勇敢的向他人示弱。」也因為他,我漸漸鼓起勇氣開始向父母訴說心事,開始訴說以前被霸凌的事情,且勇敢的接受各方面的心理治療。最後在超乎醫生的預期之下,在男友、家人、朋友陪伴的治療之下,只花2個星期就回歸到正常生活作息,最後出院了。

如今的我持續接受醫藥治療中,我要在此深深的感謝這一路上陪伴著我的貴人,因為你們的好才會有現在的我,更深深感謝一直對我不離不棄的父母,您們辛苦了,我愛您們!

以下是各位聽損家庭的父母會想問的問題,若還有其他我沒有補充到的問題,可以來找我,我的臉書名字是李宇恩,要問我問題請先私下Message我,我才會接受您的好友邀請,然後盡我所能的回答您的問題。

       
請珍惜生命。「求助」才是最好的路。請撥1995生命專線
     

Q1 小鬱亂入怎麼辦?

不要逼問為何對方情緒低落,也不要因為對方不告訴你原因而生氣,因為對方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沒任何原因,它就是 "發生了"。或許這麼說別人也無法瞭解。

大多數人則會用自己的想法去解釋憂鬱症,只把它當成是病患不成熟想不開、或想吸引注意力。拒絕把它當成是一種病症、不去理解,反而自行合理化....這都是對病患的二次傷害。

把 "精神疾病" 解釋成 "神經病、瘋子、腦袋有問題",這些把病患解讀成 "一定有攻擊性、危險份子" 的標籤。也會造成病患因不想投予異樣眼光而拒絕尋求醫療協助、拒絕承認自己有精神疾病。或著更加努力隱藏情緒,讓自我壓力更大。

希望大家在對待有憂鬱症傾向的朋友時不要一直去逼問原因,也別自己去解釋、不要因為對方講不出原因就發脾氣。就聽聽對方的想法就好。對方也需要時間調適,快則1~3天,久則1周左右,不要逼對方快速好轉,那是不可能的。

可以給予關心,但絕對要避免過度關心。就算你很關心對方,也需要留點空間給他。


Q2 當你自己面臨了霸凌時會怎麼處理?

其實霸凌就是沒有任何原因,就是會這樣發生的,被霸凌者比沒有做錯什麼事。當面臨霸凌時,樂天派的我,會覺得這個沒什麼。因為只有自己才可以決定自己要被誰傷害,而那些跟你不熟的人傷害你,你可以輕輕的忽略過去,去尋找一個屬於自己的朋友圈。可是現在的我,我是會希望爸媽在背後支持我或者關心我,讓他們成為我的動力去解決,或許直接向霸凌者談清楚若不行且他的影響力太大,導致幾乎全班排擠自己,這時我會希望我爸媽幫我辦理轉學手續,離開那個不屬於自己的環境,重新結交新的朋友。


Q3 為何會得到憂鬱症?

我想可能是因為我的抗壓能力不錯,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一直沒有釋放壓力,而是一直逼迫自己去面對壓力,再加上我給自己太多的責任,更不懂的抒發,最後慢慢累積成憂鬱症,所以有時候抗壓能力太好,太樂觀都不見得是好事,人是要有正負面情緒,且適當的抒發這份情緒,這才是所謂的成功人生。


Q4 你會不會因為自己是聽障生的身分而自卑?

我一定會自卑的,而且非常自卑,甚至一整天都不敢跟聽人講話,就是深怕他們會說「我聽不懂你說什麼、再說一次甚至是他講話好怪,不要跟他玩。」這些話我想大多數聽障生都有聽過,也會因此非常受傷。其實我自己也曾經被說是怪胎,聽不懂人話不會講人話的人,其實那時候非常受傷,甚至一直無法釋懷。可是幸運的是,我在高中遇到了恩師,他透過詩歌朗誦團體的排練以及讓我跟聽人一起相處,讓我明白到其實當他們跟我溝通時,他們並不在意我的聽力清不清晰,更不會在意自己的咬字清不清楚,只想著把自己的意思傳達給我。在排練過程中,我也慢慢的肯定自我。如果您的聽損孩子不相信有那麼簡單,那您可以反問您的孩子,如果您的孩子,遇到同樣是殘障人士,你會怎麼對待他?相信您的孩子會慢慢的找到答案的。我在高中時,也看了很多哲學相關的書籍,然後有本書的句子讓我印象很深刻。


Q5 為何我的孩子一直聽不到我的聲音,為何我講了很多次他還是不明白我的意思?

其實聽不到、聽不懂,這2個是不一樣的意思。聽不到,有時候是因為您的聲音過大,而導致機器自動視為噪音而縮小聲音,反而那樣會聽不到那是什麼聲音;聽不懂,是聽得到聲音,但是聽不清楚您在說什麼,所以這部分需要您協助孩子訓練聽力。


Q6 我家的孩子總是不願意給老師配戴FM,也不願意露出自己的電子耳或者助聽器,該怎麼辦?

其實這部分跟自卑有些關係,因為不想跟其他人不一樣,擔心因為不一樣而被排擠,可是這樣反而錯失一個機會,跟其他人解釋自己是聽障生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以及在他人不理解的情況之下,往往會產生許多誤會。而我國小的時候也是非常排斥給老師配戴FM,可是我的老師總是會要求要戴,再來是上課時,在大家的目光之下走向講桌,遞給老師FM,那樣真的滿丟臉的。可是到了國中,因為有聽人朋友,而且他們功課都很好,總是前3名,因為他們而激發我的好勝心,而開始努力唸書,在唸書過程裡,意識到自己不可能靠自習就可以跟上他們的腳步,所以才開始慢慢鼓起勇氣給老師配戴FM,最後就慢慢養成給老師配戴FM的習慣,也漸漸覺得沒什麼好丟臉的,更應該要為自己感到驕傲,因為自己願意提出這樣的需求,那樣是很了不起的。至於不願意露出自己的輔助聽器,就如同前述的一樣,不想被其他人發現自己是聽障,這部分也是因為自己自卑,一開始父母也不理解,只知道我留長頭髮是因為流行,可是自從我綁起頭髮之後,爸媽親戚朋友總是說那樣的我很好看,然後也因為他們的鼓勵之下,才漸漸願意綁起頭髮,顯露自己的電子耳。


Q7 聽障生對於溝通,尤其是情緒的表達上是否有什麼困難??是否有情緒語言詞彙窮困(表達不出來)的情況?

根據研究,聽障生的確在社交上,會比其他人還要來得辛苦。因為社交上的確大多要使用聽力來進行互動,可是身為聽障生的我們,在聽說能力上是有障礙的,導致在社交上會比其他人來的辛苦,所以有聽覺障礙的人朋友通常比較少。大多數的人在生氣傷心難過等情緒出現,並不會表面的說「我現在很生氣」之類的話,所以必須靠我們自己去猜測對方的情緒,可是我們理解有限,所以才會在部分的時候得罪對方。情緒的詞語用法上不足,可能是因為孩子不願意自己面對情緒,亦或者是因為自己的詞彙理解能力有限,所以導致孩子才會在表達自己的情緒方面比較困難。


Q8 聽障生的視覺感官比一般聽能人更敏感,也因如此是否會在溝通及相處上容易造成猜忌及預設立場的狀況?

的確是很容易產生這種狀況,所以不妨請孩子自己主動的問對方情緒上的反應是不是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樣,有時候也要懂得表達自己的想法,這樣才能更順利和人進行溝通。當然,也要讓孩子在心靈方面進行建設,如果對方生氣憤怒失望時,孩子又該如何反應?該如何進行心靈上的調整?這些都是需要父母為孩子做建設的。


Q9 比起一般聽能,聽障生更依賴社群工具,以文字、圖像的溝通,是否會影響原本已具有與人溝通及互動的技巧??

我覺得不一定,但是身為聽障生的我們以及常人,在溝通時一定會有所肢體的反應以及臉上細微的表情變化,我們一定會透過視覺聽覺去判斷對方所要表達的事情,或許聽障生會更依賴視覺,可是上帝關閉了我們的聽力之窗,那就代表我們要更有效的運用其他的感官,我們除了用僅存的聽力互動之外還是需要依賴視覺感官來輔助。就好比視障者,因為他們看不到所以他們的其他感官會更加靈敏,例如觸覺、聽覺、嗅覺、味覺,就因為他們看不到,不能知道他們所摸的東西是什麼樣子,這能不能代表他們的想像力更加的豐富,更加的多彩多姿,他們也可以體驗到常人無法體會的世界。歌手蕭煌奇正因為看不到,而有了更加深刻的領悟,因此嗓音更加能夠引起人們的共鳴。


Q10 聽障生慣用讀唇或手語是否會影響原本以殘存的聽力來做口語表達?

這就要看你是用什麼角度看待這件事情。過度的使用讀唇語的確會影響自己使用僅存的聽力。可是不妨換個角度想,他使用了僅存的聽力及加以輔助的讀唇語來進行溝通,只為了達到更有效率的溝通。若擔心孩子過度依賴讀唇語,而不使用僅存的聽力,不妨讓孩子從小培養不過度依賴讀唇語,且讓他明白為何不要過度依賴獨唇語,讓他自己學會有效率的使用僅存的聽力。手語的部分,想必很多父母都擔心孩子過度依賴手語而導致聽說能力退化,可是這個時候也可以換個角度想。手語也是一種語言,就像大多數人學英文就是為了種種不同的理由而學習。若孩子是為了一個好的理由學一個語言,那父母應該是要鼓勵孩子,因為要學一個新的語言,的確是很難的事情,可是孩子還是願意學,那不是一件很棒的事嗎?若真的擔心聽說能力會退化的話,不妨跟孩子談何時使用手語何時使用口語來溝通,在一個特殊的環境之下才能使用手語,而在其他的環境必須使用口語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