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啟聽的人生

魯蛋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魯蛋

沒有誰的人生是無風無雨的,人,生而為人的目的首先必須通過層層關卡,如果我拿自己與別人相比,我並不會覺得自己的人生很悲慘(用腳飛翔的女孩~蓮娜.麻莉亞)

阿爸經常提起我小時候發燒時的種種折磨, 而我也覺得自己似乎也還蠻偉大的, 因為經常就醫而讓阿爸及家人檢視了70年代台東醫療的不足與缺乏。一場大病發燒腦膜炎讓我失去聽見世界的聲音, 出院之後處在無聲世界我變得呆滯不說話, 但教育還是必須延續, 阿爸拿起了紙筆跟我溝通, 問我要回去原來的小學? 還是要到市區的啟聰班? 當年還是小學2年級的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 阿爸跟阿母商量及在其他親戚朋友的建議下, 把我送到市區阿姨家, 隔天由姨丈帶著我把我交給了啟聰學校。當我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 阿爸突然出現在學校, 用紙筆告訴我要帶我回家, 阿爸不忍心將一個還不到10歲的女兒放在無聲的世界, 更不願意看到我很可能學了手語之後就不會說話, 阿爸牽著我的手離開了都還沒開始的啟聰學校, 此刻我知道阿爸不會丟下我不管。

我們是務農的家庭, 阿爸說沒有錢就會被看不起, 阿爸有著堅忍的個性, 但為了我的教育, 阿爸到處拜託親友, 在精心安排下我不負阿爸的期望, 平安也快樂的度過求學的歲月。 高中3年級時阿爸在報紙上看到了一篇報導, “腦膜炎患者植入人工電子耳的黃金期是前8年” 在台東山區這些訊息都是很缺乏的, 這一篇報導如同救世主, 讓我們一家人燃起了一絲希望, 但是人工耳蝸是新名詞, 親戚朋友七嘴八舌的提供意見, 阿爸到處打聽詢問, 決定把我帶到了台北長庚找黃俊生醫師看診, 一連串的檢查也很快的排定了手術時間。 但是人生總會有些風雨的阻礙, 颱風天前夕, 抵達機場時已經人山人海, 誤點、取消、候補, 全家人失望的搭著夜車回到了山區, 阿爸趕緊打電話聯絡了醫院, 說明了原因, 醫院也很快的安排了另一個手術時間, 有了第一次經驗, 我們全家人提前二天到了台北等候手術。

開刀之後回到家, 家人、親戚、同學們都以為一切都結束了, 但這又是另一個漫長又難熬的旅程, 因為奇怪聲響在我的腦袋瓜裡聒聒作響, 在聽力師的解釋下, 8年沒有聽見聲音, 對大腦來說聲音都是陌生的, 必須重新復健學習說話, 但是台東沒有這樣的資源, 就這樣家人帶著我開始每週台東台北來回復健的旅程, 剛開始感受不到自己心裡想要的成果, 有很大的挫折感, 同學經常問我”聽得到嗎?” 是聽得到聲音但聽不懂意思, 更有同學羨慕我聽不見, 跟他們相比我可以自由開啟與關閉聲音, 但…我該因此感到開心嗎?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魯蛋

如果不是因為活著必須生存、必須學習面對生活、社會的大小事, 小時候還覺得聽不見沒有甚麼不好, 活在自己的世界。 但是隨著年齡越來越大,必須面對的事情越來越多, 更覺得聽得到是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件事。

最疼愛我的阿嬤生病住院, 大家輪流照顧, 而只有我被排除在外, 只能跟妹妹一起陪著, 有次, 妹妹很氣的告訴我為什麼大小事都是她在承擔? 大姊二姊都出嫁在外, 爸爸指派妹妹擔起一些事情, 也包含陪伴我到台北回診調頻復健, 我可以感受到妹妹的重擔, 阿嬤病重時從醫院送回家裡, 也是妹妹帶著回來, 如果我可以聽得更好, 這些也應該是我可以做的可以分擔的, 我不希望成為妹妹的負擔, 也不能辜負爸媽對我的期望, 聽得到聽得好也將是我一輩子要努力的課程。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魯蛋

人工耳蝸是讓我從黑暗中回到光明的明燈, 隨著時代改變, 人事情誼的不斷變遷,讓我明白唯有自己自立自強, 努力不懈才能成長, 純真無邪的歲月已經過去了, 在跌跌撞撞的人生中認清了環境更瞭解自己, 相信明天會更好, 心與意志會帶我到我想到的地方, 感謝我的阿爸阿母沒有放棄我, 讓我在成長中不害怕的面對突如其來的挑戰, 也謝謝犧牲一切陪伴我的妹妹, 更要謝謝王永慶先生的奉獻, 黃俊生教授的醫術, 科林公司引進了人工耳蝸, 在背戴式處理器17年相處陪伴已年老功成身退, 我用工作努力存來的薪水換了新一代的機器, 只希望能聽到更多聲音, 在生活中能更自在的融入社會與人溝通, 這一切的一切將一直陪伴我未來的生活, 讓我更加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