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失落的聽覺

菜頭奇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菜頭奇

參加2016海山馬拉松

1954年菜頭奇在小學一年級暑假期間,因染上感冒而發高燒,病癒後竟喪失聽覺。從出生到六歲以前,他的聽力都很正常,沒想過完小學一年級快樂的暑假後,他竟要在無聲的世界裡生活。對一位天真無邪的小孩,忽然間耳朵由正常變成聽不到聲音,不知道他的內心是怎麼的想?直到18歲時,戴上助聽器後,聽覺才得以改善。

1960年小學畢業的他,因為聽不到聲音,無法到城裡的普通學校念初中,他又不喜歡到啟聰學校讀書。家人只好順從他的意願,送他去當學徒,以習得一技之長,做為將來謀生的工具。起初他做的是一般性的油漆房屋、標誌等工作,畫電影海報、廣告、手工藝雕刻等的工作,他都有做過。

1965年他18歲時,在兄長的資助下,買了第一付助聽器,中斷了12年的聽覺,勉強回到有聲的世界。他並藉著助聽器之助,展開了一連串的學習之旅,台北市中山北路五條通裡的惠美語言補習班,是他第一次訓練說話和聽的地方。

後來他進入補習學校念書,第一年專心學習聽與說,第二年開始半工半讀,一路由初中、高中、念到專科畢業。畢業後到建築師事務所工作,學習建築繪圖、設計、監造等,在事務所工作一做就是20年多,前後跟隨10位建築師工作。

1980年他和在幼稚園上班的蔡老師結婚,婚後隨著小孩相繼出世,生活上起了變化,才發覺光是耳朵戴上助聽器,尚不足以應付有聲世界的一切變化,像在自家的廚房燒開水時,戴著助聽器,竟然聽不到水沸騰時的汽笛聲,而無法及時幫忙,把瓦斯爐的火關掉,還差點釀成火災。以及電話鈴聲、門鈴聲助聽器竟無法接受及分辨,此外如何及時安慰哭鬧的孩子,陪他們做功課,如何和另一半溝通,協調,為家事分擔,這些都是聽障者,在婚後要學習的課題。

1985年「人工電子耳」首次由長庚醫院自澳洲引進IC20型到台灣,菜頭奇從報紙得知長庚醫院在徵求志願開刀植入「人工電子耳」者,手術及電子耳機完全由長庚醫院免費提供,患者僅需負擔醫療期間住院的費用。他對這東西很感興趣,也很想改善聽能。但是,那時「人工電子耳」開刀的技術,在台灣還未完全臻至成熟,所以他還不敢接受開刀。

1990年人工電子耳IC22型推出,比先前的IC20型進步多了。這次菜頭奇又到長庚醫院,找黃俊生醫生幫忙檢查,耳朵是否適合植入「人工電子耳」,以改善聽能。綜合全身檢查評估結果,是適合開刀植入。但是,醫生又說開刀成功的機會只有百分之五十。菜頭奇不想冒這個險,當時也就沒答應開刀。1994年底,在美國的大哥請他,把在長庚醫院做聽力檢查的資料,影印一份寄到美國。大哥再把這些資料,拿給認識的美國醫生馬克大夫看,馬克大夫看過資料後,說開刀沒問題。

1995年7月菜頭奇和母親、老婆、兩位女兒全家五人飛到美國,展開旅遊兼開刀的行程。當他在路易士安那州紐奧爾良市的一家醫院,開刀植入「人工電子耳」醒來後,見到大哥在病床前站立,雙手拿著約8開大小的紙板,紙板上寫「感覺怎樣?」菜頭奇點點頭,表示開刀後感覺還不錯。接著大哥寫「等下回家休養一個月後,再到醫院開頻,到時候就可知道開刀成功與否。」

1995年9月21日開頻後,透過各種方式測試對聲音的反應,開刀植入是成功了。開刀後又在美國繼續待一個半月,接受基本聽能訓練,反覆測試與調整耳機的頻率,等一切都沒問題後,才回到台灣。

回來起先到淡水拜訪已故的倪安寧女士(雅文聽語中心創辦人),聽聽她對「人工電子耳」訓練方面的意見,她給菜頭奇的建議是,繼續接受聽能訓練。於是,菜頭奇到長庚醫院找王南梅語言治療師,王老師說他耳朵有40年沒聽過聲音,拖太久想重建聽能困難度高。且菜頭奇在測試時,對氣音分辨不出來,如ㄐ、ㄑ、ㄘ等,還有國語(北京話)發音上、下、去、入四聲不是很準,短期內想要把這些缺失完全改正,還是有些困難的。他知道要克服這些的困難,還是要長期努力地學習。

1996年10月菜頭奇參加身障特考及格,進入台北榮民總醫院工務室上班,因辦公室工作在動力大樓,一至三樓是空調機房,四樓是木作工廠,他的辦公室在五樓。受工作環境的關係,戴上「人工電子耳」聽聲音,耳朵很不舒服,根本沒辦法分辨是何種聲音。不過對直升機的聲音倒是很清楚,每當聽到這種嗡嗡咔咔的聲響,就知道又有直升飛機飛過來。有時救護車的笛聲很響,這些都是他從來沒碰到過的聲音,習慣了就覺得沒什麼。

後來他在一場由政府主辦的聽障交流研習會上,遇見師大特教系張蓓莉教授,張教授義務幫他訓練了兩年多的聽能。她著重相關字句的聽能訓練,讓他在聽覺方面得到許多幫助。張教授告訴他:「耳朵聽覺有障礙者,在戴上人工電子耳或助聽器等輔具時,雖然可以聽到聲音。但是,在實務上,還是一名聽障。」因而以讀唇語為主,聽力為輔,才解決無法聽得清楚,或不了解對方的意思,避免在溝通上產生不必要的困擾。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菜頭奇

2014年7月帶領聽障、視障朋友爬軍鑑岩

也因為戴上「人工電子耳」可以聽到聲音,菜頭奇和朋友在面對面溝通時,沒有困難,加上他天生好動的個性使然,愛上了鐵人三項運動、馬拉松、游泳、登山等活動,此外畫畫和寫些文章,參與社團活動,他都喜歡。透過「人工電子耳」之助,他結交了許多志同道合朋友,包括身障朋友,進而與他們互動,成立「龍肢游泳樂園」,帶領他們學習游泳、登山,克服一切困難,讓身障朋友可透過網站交流平台,抒發心情促進身心健康。2004年9月帶領三位聽障朋友橫游日月潭,2016年9月更帶領聽障、視障朋友,一起攀登台灣最高峰玉山(3952公尺)這也是東南亞最高峰。登玉山的故事,相關登山過程的文章,已刊在台北榮總學訊239期電子版27期。

此外他並積極參與社會公益活動,包括紅十字會台北市分會,水上安全義勇救生隊。或社會公益捐血活動,人生321計畫的實踐者,即跑300場馬拉松,捐血200次,爬百岳100座,到現在菜頭奇他已完成228場馬拉松,捐血183次,爬百岳58座,離達到完成321計畫已不遠了。

科林助聽器 人工電子耳愛與感恩會 ~菜頭奇

2016年10月捐血

2012年「人工電子耳」舊式口袋型耳機已不堪使用,透過科林公司換上同廠牌的新型耳掛式耳機。但是,少有機會學習如何聽、如何把它發揮到極至。直到2014年1月菜頭奇退休後第二年,有一天在捷運車廂裡,與前台北榮總聽語老師李淑娥不期而遇。他向她表達學習聽的意願,擬利用退休後的時間「找回失落的聽覺」,目標是透過語言治療師之助,訓練如何改善聽能,分辨聲音,可以利用電話與遠方的朋友聊天,或討論事情。

就這樣經過李老師的介紹,剛好中華民國重聽協會,有辦理「聽障者聽語、口語訓練」的課程。起先是聽語謝老師從2016年6月開始,每周上課一次,每次1小時,學習如何從語音中分辨出聲音的差異,及利用關鍵詞句,了解說話者想表達的意思,一共訓練12次,這些訓練對他很有幫助。

今年(2017年)4月開始換另一位聽語老師,她先由ㄅ、ㄆ、ㄇ、ㄈ開始測試聽能,然後是測試分辨氣音ㄐ、ㄑ、ㄘ、ㄙ,這種學習讓他有「活到老學到老。」的感受,重新當老學生,練習如何利用助聽器和人工電子耳,透過殘存的聽力,分辨聲音所代表的意義,與說話者說整句詞語的意思。在學習中,菜頭奇重新認識自己的聽能,了解自己所說的話,在語音、語氣上是否有所失誤,這些失誤是什麼,有沒有可改善的地方?期望透過「人工電子耳」和「助聽器」的幫助,以及各方面的交流,讓他能夠達到設定需求的目標~~利用電話和遠方朋友或親人溝通,把失落50多年的聽覺找回來。尤其是在這資訊發達的時代,相信沒有什麼不可能做到的。